专注于法律服务

提供争议解决方案

 

至诚、至专  仰法、信道

宁可架上药生尘,但愿世间人无恙

18515127966

关于胜诉,希望你能理解得更多!

北京律师_北京知识产权律师_北京版权律师_北京著作权律师    律师文集    关于胜诉,希望你能理解得更多!

>>>> 关于胜诉,希望你能理解得更多!

作者:花兔子

       每个发生法律纠纷的当事人都会关心自己一方能否“胜诉”,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当事人理解的“胜诉“是律师眼里的”胜诉“吗?哪些情形下就属于“胜诉”了呢?“胜诉”意味着什么?所有这些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其实并不那么简单。


01怎样正确地去理解“胜诉”?

       对于每一个被动或主动的法律纠纷当事人,无论是通过正式的法院诉讼途径还是私下的沟通协商渠道,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对于各自方的诉求能获得最大程度的满足和平衡。

       但是除了那些能达成相互妥协的结果,其他各执己见的纠纷很难做到让一方真正的内心信服,而这也往往是很多纠纷多次启动法律程序的原因,从一审、二审,甚至是再审,耗费了大量的资源和成本。

       其实,人类社会的纠纷,随着社会规范和人类实践的不断深入,已经形成了颇有“套路”的纠纷解决机制,当我们向司法系统寻求纠纷的解决时,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让渡了部分的权利,以及需要自行承担因此对我们纠纷裁决的结果。这也就意味着,司法裁决的最终结果一定是一个基于社会规范的妥协和考量,哪怕这只是阶段性的政策导向,也不影响其最终的目的是定分止争并保障社会正常运转。

      这很可能会造成一些当事人个案上的“不公平”和“不正义”。但这也是社会妥协和必须的共识,即使这种共识在每个个体看来并不是其真实的意思表达。因此,很多当事人在拿到判决后,先看是不是都对抗住了对方的请求,不是的话,就会感觉自己“败诉”了,哪怕只是因此少承担了一些,也会感觉自己“败诉”了。

      其实,大可不必!

      在我看来,司法救济几乎可以说是文明社会最后一道可以抵抗权益被侵害的有效且合法的防线。但它不意味着保障真正的“公平”与“正义”,甚至很多时候判决的结果是令个体感到失望和无助的。而这时候,很多当事人往往是无法接受的。

      因此,对于“胜诉”的理解问题,也一直是本人作为执业律师感到最为头疼的事,甚至有时候无法去跟当事人沟通明白——某个在现阶段的司法环境和政策指导下的判决,已经就是胜诉的了。但在当事人看来,自己的正当诉求没有获得满足,亦或者是自己因此要向别人去承担过重的责任等,这些都会让当事人觉得挫败和无助。

   

02哪些情形下就属于"胜诉"?

       要让普通大众理解什么是一般意义上的“胜诉”,应该问题不大,但除此之外,能了解一些其他情形下的“胜诉”更有利于去理解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社会。

         一、完全驳回对方的诉讼请求或者完全支持己方的诉讼主张

        这种情形比较容易理解。如果是原告,最终拿到了全部支持自己的诉讼主张的判决书或者迫使对方在诉讼中自愿达成了和解或调解协议,实现了自己最初的诉求,这就属于直接“胜诉”了。

      如果是被告,最终拿到的是因原告主动撤诉的裁定书,或者全部驳回原告的诉求的判决书,或者迫使原告愿意与己方达成和解或调解协议的,都属于“胜诉”的范畴。

        二、部分支持一方的诉讼请求的

       这种情形下,有些当事人在看到判决书后就会感觉到有些失望。

       但其实,这种部分“胜诉”的情形最正常也最普遍。对于大多数的判决书,法官在基于事实和证据的基础上做出的判断,来支持一方的部分诉讼请求,这是多种因素综合的结果。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证据的充分和合法程度,很多案件事实是清楚,但因为当事人的非专业性,造成证据保存上的瑕疵或灭失,直接导致其诉讼主张没有合法且充分的证据支撑,从而导致全部或部分主张不能被依法支持。

      此外,现阶段的司法政策及指导精神也会对某些案件产生直接的影响。比如刑事案件、知识产权类的案件等收到的影响就比较大,这直接能导致有些案件的定罪量刑或赔偿金额的高低。

      但作为代理律师,在尽最大努力收集证据的基础上,通过其专业的法律知识和执业经验,去努力争取部分诉求被支持,也是“胜诉”的表现,因为虽然是部分胜诉,但其实这是诉讼双方在充分举证、质证、法庭调查和辩论的基础上,让主审法官充分确认的基础上实现的,这是最大程度还原和呈现案件事实本身的一种制度安排,其中更体现了各方的诉求能否在法律层面获得肯定的直接体现了,也表明了现行法律对人们社会活动的价值判断。

 

       三、完全被驳回其诉讼主张的

      这种情况呈现的判决结果最为明显,因此称之为“败诉”几乎无可辩驳。但在我看来,这更应该称之为隐性“胜诉”。

     站在法律的角度来分析,也存在很多种情形,其中最主要的表现是涉案的证据不足和事实不清的。这种的几乎是法律上的硬伤,无论找什么样的专业律师都是回天无力,这样的案件只能接受不被法律支持的结果。而这也不是专业律师能左右的,但委托律师的好处是能将案件结果朝着最好的方向去发展,最大限度地避免损失的扩大,促使法官在做出“败诉”判决时不会无限度加重承担法律责任一方。

       其次,可能存在案件本身的问题,比如当事人的交易处分行为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集体利益或其他合法的权益等,违背了社会良俗或秩序等,这类案件本身就是社会规范所否定的,因此在发生纠纷时,法律的基本共识是否定并归位到初始状态,不能回复到初始状态的,依法归责。

       再次,任何国家的司法体系都是一套法律共同体的游戏规则,为的是在效率、公平、正义等纷繁复杂的法律价值判断上寻求一个平衡点,因此很多普通大众只是具有朴素的价值观,但不具备关于程序正义的知识储备,因此专业律师和法律从业者可以很好的弥补这一缺陷,但现实是并非所有的当事人都能委托到专业的法律人员,这也一定程度上造成法律判决结果的产生存在不确定性,比如证据收集上的不及时和不充分,比如有的当事人在一审判决不理想了才会来委托律师,甚至再审的时候才来委托律师的。

       最后,纵使因为很多不可控或不可避免的因素造成 “败诉“判决的出现,但当事人应该明白的是,法律调整的是社会关系,一方的败诉也一定有相对方的“胜诉”或者至少是关于涉案纠纷结果的一个最终的确认。这种确认往往体现的是法律的基本原则或社会规范的基本要求,更表明的是法律作为社会最基础底线的保障功能,这也是普法的实证主义表现。法律不可能永远只支持积极主张权利的一方,但如果你消极对待,或者你本身就存在违背法律原则或社会规范的事实和证据存在,“败诉”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情形。

      因此,反过来讲,即使是注定会“败诉”的案子,也要积极对待和应诉,这本身就是一种参与社会规范形成和巩固的机会,也是维护自身权利的表现,至少是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不受不确定性的侵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在诉讼发生时,积极参与诉讼本身就是对自己权益最好的维护,也是争取自我行为规范符合社会要求的博弈。至于结果,这本身不是可控的,那就在现有的法律制度框架内去“尽人事,听法律”。这种积极应诉和对待的态度本身就是“胜诉”最好的诠释。

03“胜诉”意味着什么?

       无论是代理律师,还是委托人,拿到直接全部支持其诉讼请求或者驳回对方诉讼请求的判决书时,内心都是欣喜的。这就是直接的“胜诉”。

      但是,除此之外,关于本文的“部分胜诉”和“隐性胜诉”更应该去理解和接受。但这在很多普通大众来讲,确实是最难接受的。而这也是本人作为律师在办案中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和困扰。

      诚然,作为每一个代理律师,谁也不想自己代理案件的判决结果严重偏离当事人的期待。但现实是,所有的案件胜诉和败诉几乎都是对半的,一方的胜诉即意味着另一方的败诉,那些号称百分百“胜诉”的律师不过是有能力自己选择不代理明显会“败诉”的案件而已,并不是其真的是什么案件都不会败诉。但很多当事人不会去理会这个,只会看到这是一位无敌的“胜诉律师”,事实上根本就不会存在这样的律师。

     更多的是,像很多初期执业的律师,为了生存和发展,即使明显是败诉的案子,也会毫不犹豫的接下来,这不是他能自我选择的。退一步讲,即使可以选择主动规避这类明显会“败诉”的案子,但站在很多被动卷入法律纠纷的当事人角度,积极应诉才是对其权益最好的维护,法律并不会因为你的不理会就会同情和减轻其责任,相反很多当事人消极对待,反而会因此丧失了澄清自己的机会,从而背上了与其实际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明显不符的情况。

     因此,本文的写作初衷,其实最朴素的想法是希望普通大众在评判一个律师时,不是看他代理案件的胜诉率,这真的是不公平的。当然,本人也明白,这不容易做到,可是,正因为不容易,才是本文写作的真实目的。

      “胜诉”意味着很多:它可以是案件的事实清楚和证据充足,足以支持其诉讼主张;也可以意味着诉讼双方在现有的证据和事实的基础上的相互博弈,在社会规范的基础上的相互修正并自行承担责任;还意味着整个社会在原则和规则的共识内的相互抗争并最终达到社会关系的修复和确认……

 

       作为一名年轻的律师,除了努力代理好每一个案子,更希望能做一些什么,哪怕只能影响到一个人,也是值得的!

       从现在起,做点普法的事,或许也是有意义的!

2020年1月6日 17:20
浏览量:0
收藏